您的位置> 丰庆信息门户网>旅游>太阳城网128msc·山东地矿年报延期拉退市警报 原大股东提议再换审计

太阳城网128msc·山东地矿年报延期拉退市警报 原大股东提议再换审计

作者:匿名      日期:2020-01-11 15:34:51

太阳城网128msc·山东地矿年报延期拉退市警报 原大股东提议再换审计

太阳城网128msc,原大股东提议再换审计机构 山东地矿年报延期拉响退市“警报”

作者丨周伟

来源丨新财金观察

临阵换将,可谓是兵家大忌。但山东地矿(000409,SZ)可没想那么多,在临近年报披露期限之际,他又随心所欲了一把。

4月28日,山东地矿公告称,公司董事会审计委员会推荐中审亚太会计师事务所(特殊普通合伙)为公司后续审计机构,并提交公司股东大会审议。

新财金观察小编用手指头数了一下,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这已经是山东地矿第三次更换审计机构了。

不过,任性的代价也随之而来。5月3日,山东地矿发布公告,公司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,公司股票于2017年年度报告披露期限届满后次一交易日(即2018年5月2日)起被实施停牌。

这还没完,因为深交所已经对他们做出提醒:如果不能在规定的时间出年报,将会先后对其采取停牌、实施退市风险警示、终止上市等措施。

一年内三次换审计机构

掐指算来,山东地矿也不嫌麻烦,这已经是他们一年内第三次更换审计机构。

2月28日,山东地矿公司公告披露,原拟聘任的审计机构北京中证天通会计事务所(下称“中证天通”)由于年报审计任务繁重,近期无法按公司要求的时间派出足够的审计人员进行现场审计,不再承接公司2017年度财务报表和内部控制审计委托。

人手不足这个理由确实比较特别。在和新财金观察小编交流时,一位会计师直言,审计机构承揽业务时,上市公司聘任时,都应该提前考虑到人员的合理安排。

相关资料显示,中证天通于上世纪80年代初成立,是成立早、资质全的大型会计师事务所之一。此前,中证天通还曾担任过山东地矿前身泰复实业2011年度外部审计机构。

中证天通之前,山东地矿从2012年到2017年上半年的审计机构是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(下称“信永中和”),并在去年4月底的股东大会上继续聘用信永中和为公司2017年度审计机构。

不过,从去年4月开始,任性的山东地矿先后公布了四家审计机构:去年4月续聘信永中和、去年9月又拟聘中证天通、今年3月改聘山东和信,4月再拟改聘中审亚太……

山东和信全称山东和信会计师事务所。一位知情人士透露,因为临近发布2017年报,山东和信是省内唯一符合条件的会计师事务所。

然而,就是这个老乡,在接棒中证天通不久,就让山东地矿不好下台。山东地矿给出的解释是:公司与刚聘任的审计机构没有在关键事项上达成一致意见,从而导致解约。

频繁更换审计机构,导致不能按时披露年报,这些行为都指向去年9月的议案——山东地矿用名下房地产设立合资公司,此举为上市公司带来上亿元利润,并助力其2017年业绩扭亏为盈,从而避免“披星戴帽”。

新财金观察小编注意到,去年9月底,山东地矿与山东国惠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出资6.9亿元设立山东惠矿兴达投资有限公司。

在该次出资中,山东地矿以购买于2016年6月的万达广场写字楼相关实物资产出资3.4亿元,占注册资本的49.28%,另一方以现金出资3.5亿元。

山东地矿当时称,本次投资设立公司完成后,标的公司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,将采用权益法进行后续核算,预计本次投资因资产增值将为公司合并报表净利润增加约1.49亿元。

不过,山东和信并不认同。原因是:截至2017年12月31日,万达办公楼仍处于抵押中,不具备公司法规定的实物出资条件,参股设立子公司未发生实际出资行为,因此不应确认相关投资因资产增值而产生的公司合并报表损益。

原大股东挺身而出

刚聘任不足两月,就直接给了山东地矿一记响亮耳光,但出了钱的山东地矿,也不是吃素的。当然,这里面还有推波助澜的。

山东地矿公告称,2018年4月24日,公司董事会收到股东安徽丰原集团有限公司、东海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及池州市东方辰天贸易有限公司提交的《关于要求山东地矿股份有限公司改聘2017年度审计机构的函》要求重新选聘公司2017年度审计机构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要求更换审计机构的,都位列山东地矿10大股东,其中安徽丰原持股10.60%仅次于第一大股东山东地矿集团的16.42%,东海基金通过两个资管计划持股3.31%,东方辰天则持股2.31%。

三者股权相加,明显高于第一大股东山东地矿集团。其中,安徽丰原原本是持有山东地矿26.83%的控股股东,2012年底实施借壳重组之后让位山东地矿集团退居为二股东。

在山东地矿借壳后,曾触发业绩补偿纠纷。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相关文章称,对2015年度业绩承诺的股份补偿,山东地矿通过二股东安徽丰原集团的保驾护航,成功实现了以上市公司资本公积金进行转增的补偿方案逆袭变更,造成8家发行对象应补偿的3822.18万股得以逃避。

彼时,安徽丰原集团称,提议以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进行2015年度的股份补偿,是为了及时得到补偿股份,避免法律诉讼带来的不确定性,最大程度地维护包括其他股东的合法权益。

不过,有投资者对此表达质疑:“需要明确的是,承诺业绩补偿的不是上市公司,而是发行对象,以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也不是补偿。”

即便提议有些偏门,但山东地矿如愿度过了业绩补偿难关。如今,安徽丰原集团带头提出更换审计机构的要求,可能再次想为上市公司保驾护航。

在2017年未经审计的业绩预告中,山东地矿预计盈利1000万元。不过,山东和信否定山东地矿之前秀财技的行径,可能让山东地矿连续两年亏损。

此时,更换审计机构,可能是将2017年业绩力挽狂澜的最佳计策。巧合的是,在上市公司遇到困难后,又是二股东安徽丰原集团站了出来。

然而,交易所也不可能坐视山东地矿为所欲为。因无法在2018年5月1日前披露2017年年报和2018年一季报,根据《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》规定,公司股票自2018年5月2日起停牌。

根据相关规则,若山东地矿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且公司股票已停牌两个月,深圳交易所将可能对公司股票交易实行退市风险警示。

也就是说,即便二股东站了出来,山东地矿也可能被“带帽”。而情况可能还要糟糕。

根据交易所相关规则,如在两个月内仍未能披露相关2017年年度报告,深交所将可能决定终止山东地矿股票上市交易。